九亿彩票代理歡迎您的到來!


污泥中有哪些污染物 山寨環保何時休——也談污泥處置為何停滞不前 拒絕污泥污染的權利——一場健康與利益的法律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資訊 >

拒絕污泥污染的權利——一場健康與利益的法律

時間:2018-04-24 15:59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拒絕污泥污染的權利——一場健康與利益的法律之戰

美國污泥的海洋棄置被禁止,是環境抗争事件引發的結果,盡管實際上這些污染事件可能與污泥無關。這讓我們注意到環境事件的一個重要特點:舉證和認證問題。

 

1993年美國EPA頒布實施的規範污泥處理處置的503法規(CFR 40 Part 503)至今已近二十年,在這二十年中,因污泥造成污染引發的抗争事件不斷,對污泥土地利用的反對聲浪此起彼伏,對簿公堂的案例也屢見不鮮,但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反對者無論是個人還是機構,至今鮮有勝訴。

 

研究污泥的污染性質,所關注的就是污泥對人、對環境是否安全的問題。在這方面,污泥訴訟案是此類問題暴露最集中的地方。

 

加州克恩縣禁止洛杉矶市污泥傾倒案(Kern County Biosolids Ban)是一個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例。該案自2006年起在各級法院進進出出達5年之久,至今尚未最終定案。這是一起由地方政府政令引發的環境維權事件,被告是政府(克恩縣),原告也是政府——洛杉矶市政當局。這場精彩的法律對局,反映了美國體制下環境政策可能帶來的一個無解困局。

 

 

 

一、污泥官司的進程

 

克恩縣是位于加州洛杉矶市北部的一個縣。200676日克恩縣政府在一位本地參議員的支持下搞了一場公民投票,以确定是否應禁止洛杉矶市每天将500-600噸的污泥“傾倒”在克恩縣的農場土地上進行所謂 “處置”。投票結果是83.24%的居民贊成頒布禁令。于是縣政府宣布,給予洛杉矶市9個月緩沖期,2007421日前徹底結束向克恩縣農場傾倒。

 

洛杉矶市政當局于20068月向加州中區地方法院(U.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Central District of California)提起訴訟,要求撤銷克恩縣的禁令。20061120日法官裁定,原告洛杉矶當局在執行平等保護原則、确保被告不受不可修補的污染傷害方面有欠缺,而被告克恩縣當局的禁令違反了加州自由貿易法和存在行政越權嫌疑;克恩縣禁令在200797日前擱置執行,在此期間原告洛杉矶市應完善其在環境保護方面的責任。

 

裁定下來後,雙方均上訴。200789日地方法院對上訴雙方還是采取了各打五十大闆的政策:原告洛杉矶市的三點請求中,對被告“違反了加州集成廢棄物管理條例” 、“違反自由貿易法”予以支持,對被告“違反加州憲法所規定的警察權”予以駁回。被告提出的三點請求中,對被告行動屬于“平等保護”予以支持,對被告行動沒有 “違反自由貿易法”、“免受加州集成廢棄物管理條例管轄”予以駁回。

 

官司于是上訴到美國第九巡回上訴法院(Ninth U.S. Circuit Court of Appeals)。200999日法官作出了有利于克恩縣的裁定,克恩縣可以執行其禁令。

 

洛杉矶市将官司打到了美國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但最高法院拒絕受理,2010年案子被發回到加州中區地方法院重審。地方法院法官宣布撤銷立案。

 

高法拒絕聽案、地方法院撤案,意味着地方法院的擱置令失效,克恩縣獲得了暫時勝利。20111月克恩縣宣布給予洛杉矶市6個月的展期,禁令将于201110月生效。

 

當然,洛杉矶市不能就此服輸。2011126日官司打到了圖萊裡高級法院(Tulare County Superior Court)68日,法官做出了有利于洛杉矶市的裁定:再次擱置克恩縣的禁令實施,理由是“克恩縣禁令一旦實施,對洛杉矶市将産生嚴重傷害。洛杉矶由于不能将這些人類和工業廢物播撒在克恩縣農場而産生的費用,可能遠比所意料中的蒼蠅、臭氣和地下水滲漏可能産生的危害要大”。

 

于是克恩縣決定到加州弗雷斯諾的第五區上訴法院(5th District Court of Appeal)提起上訴。

 

……

 

目前這一訴訟還在進行中。與此同時,洛杉矶市繼續向克恩縣每天輸送數百噸污泥。

 

 

 

二、污泥處置現狀

 

克恩縣是加州最大的農業縣。1994年開始,洛杉矶市就與克恩縣的一個農場(Green Acres)達成協議,将污泥運運往該農場進行土地利用。農場位于克恩縣首府Bakersfield西南15英裡,距洛杉矶市120英裡,有大約4688英畝土地,分為54個地塊,種植各種谷物、草料供應周邊的飼養業。2000年洛杉矶市政府花費963萬美元買下了瀕臨倒閉的農場産權,此外還投資400多萬美元完善周邊道路的配套。

 

克恩縣在此次禁令前,已兩次發布政令要求洛杉矶當局改善其污泥處置狀況。一是1998年要求污泥質量必須符合503法規的AB級指标,二是1999年要求自2003年起隻能施用A級污泥。因不斷提升的處置要求,洛杉矶當局還投資了1500萬美元用于擴大污水廠内污泥的處理設施。

 

洛杉矶市有四個污水處理廠,到克恩縣農場處置的是其中兩個污水廠的污泥,即Hyperion Terminal Island。位于太平洋岸邊的Hyperion是世界上最大、最現代化的污水處理廠之一,水處理能力每天170萬立方米,服務人口270萬。它每天産生大約620 噸、經厭氧消化、含固率在30%左右的污泥,Terminal Island 廠則隻有大約35噸。這些污泥的75%即約515噸需要在Green Acres農場處置。剩下的部分堆肥、部分深井注射填埋。土地處置量設計為每年20萬噸,實際約19萬噸左右。

 

Green Acres農場的土地處置方式,是根據農業播種計劃,卡車将污泥卸載在指定的地塊,用機械攤鋪,之後采用碟式犁铧設備在三小時内将污泥混入25-30厘米深度的土壤中。兩個月後用大約2-3周時間完成新的播種。

 

Green Acres農場的農業種植部分是委托專業種植公司(R&G Fanucchi, Inc.)進行的,該公司每年從洛杉矶當局支取大約230萬美元作為費用和報酬。

 

污泥的運輸是一家專業運輸公司(Sierra Transportation, Inc.)完成的,每年費用大約270萬美元。

 

污泥的處置也是由專業的污泥處置商(Responsible Biosolids Management, Inc. RBM負責的。該公司負責尋找土地資源,具體實施、記錄和監督污泥的運輸、施用,每年從洛杉矶市政當局支取大約630-660萬美元的處置費。

 

從總體上說,洛杉矶當局污泥處置的年計劃費用約1537萬美元(10/11年度),實際為Green Acres農場處置所花的費用(含運費和農業種植成本)約1160萬美元,單噸處置費在58-61美元/噸之間。

 

洛杉矶當局強烈反對克恩縣禁令的原因在于,如果不能在克恩縣的農場處置,它将失去一個廉價的處置點,必須将污泥運到亞利桑那州的填埋場或農場,屆時其處置費用與目前相比将大幅上漲,年增700萬美元以上。

 

 

 

 

 

三、分析讨論

 

 

 

1、克恩縣農場為什麼對洛杉矶如此重要?

 

這一點也許可以從洛杉矶污水污泥處理的曆史找到答案。

 

洛杉矶的污水廠首建于1894年。自該年起到1925年,污泥就在近岸海水中棄置,也即今日污水廠的位置。由于海水污染嚴重,1950年在該地建成了第一座二級處理廠,并采用厭氧消化獲得能源,對污泥進行熱幹化,産品作為肥料使用。由于城市人口急劇膨脹,熱幹化被棄用,全部厭氧處理後的污泥都通過一根1957年修建的11公裡排海管直接排入了海灣。每天大約400噸、30年持之以恒的污泥排海,使得Santa Monica海灣海底生物基本絕迹或産生古怪變異,海水質量受到嚴重影響。1980年有動議停止污泥排海,但實際到了1987年底才最終實施。

 

1990-1998年間,洛杉矶市投資了16億美元更新其污水設施,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使之與巴拿馬運河、胡佛大壩、金門大橋可以相提并論,位列美國二十世紀十大最佳公共工程之一。它采用了9個單元的純氧曝氣二級處理,為此配套了一個每天750噸氧氣的空氣分離裝置;建成了一個龐大的厭氧消化設施,共擁有38座消化池,總池容30萬立方米,每天所産沼氣22.6萬立方米被送往毗鄰的電廠發電,以交換每千瓦僅3.5美分(相當于0.20元人民币)的超低價用電權;它擁有世界上第一個液體Redox沼氣脫硫設施;第一個安裝了9台世界上最大的離心脫水機;世界最長的沼氣輸送管線系統;世界上數量最多的臭氣處理裝置……

 

這樣一個号稱世界最先進、最成功的污水處理廠,在污泥處理方面自然也不乏大的手筆,不過,與前面污水設施的輝煌相比,污泥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敗筆,它讓市政當局嘗盡了苦頭,多名官員因此被免職。投巨資建設的污泥處理設施先後都因高昂的運行和維護成本而被廢棄,其中包括著名的能源回收系統(Hyperion Energy Recovery System, HERS)。

 

HERS系統的核心是采用Carver-Greenfield專利工藝,利用熱油介質進行多效蒸發,對污泥實現脫水幹化。所得到的高熱值污泥燃料以流化床氣化多級燃燒系統焚燒,産生蒸汽發電。Hyperion項目是80年代該技術推廣中的第一個工業化項目,美國環保署曾對該技術寄予厚望。項目1980年啟動,計劃于19857月建成,但實際到了1988年項目仍未能正常運行,期間發生過各種各樣的問題包括火災,設計修改多達2000處,到最後連設計師自己都承認不知道在迷宮般的現場到底從何着手工作了。項目啟動時預計的直接工程費為1200萬美元,但到了1988年初已實際花去洛杉矶市政當局1.55億美元,還不算聘請了無數個工程公司的顧問費以及工程脫期所導緻的罰款。這些費用加起來,洛杉矶納稅人面對的是一個3.5~4.0億美元的賬單。

 

根據1995EPA發表的一份調研報告,19937月該項目實際處理污泥能力在每天230-240噸,七月份得到的污泥幹粉總量840噸,這就是說實際處理量每天隻有不到100噸,不到設計值的1/4。由于幹燥能力嚴重不足,為此新投入了兩台蒸汽幹燥機。蒸汽熱幹化事實上取代了運行嚴重不良的CG工藝,維持着污泥焚燒系統(Sludge Combustion Facility, SCF)的運轉。90年代中,随着神奇而廉價的土地處置之門被503法規打開,花費天文數字巨資的HERS設施也被徹底停用(1996年僅處理了196噸濕泥)

 

對洛杉矶市政當局來說,從1980年開建污泥處理設施以來,它在污泥處置方面的真正有效資産除了厭氧消化,就隻有2000年買下的Green Acres農場。

 

當局的報告對1995年以後的污泥處置給予了極為積極的評價:與HERS處置時代相比,洛杉矶當局在污泥處置方面的支出每年節省了1220萬美元!

 

回顧以上曆史,不難理解,洛杉矶當局為何對克恩縣農場處置如此重視,并不惜一切代價力圖阻擊禁令的實施了。

 

 

 

2、環境訴訟的依據——事實傷害還是潛在傷害?

 

這起訴訟的一個特點是,被告克恩縣是在沒有可證實的、已受到環境傷害的證據時就頒布禁令的,從而在證據鍊上處于被動地位。

 

由于該農場所在地區的地下水位非常低,土壤為特殊基質,因此地下水沒有被污染。農場附近甚至沒有其它農戶和住宅,因此也沒有人畜因污泥患病死亡的報道。

 

克恩縣提出的訴求是兩個:1)要保衛該縣農産品的商譽,不希望該縣土地因與污泥處置相關而受到市場的歧視。2)(通過康奈爾大學專家證言)污泥的環境影響有未知因素,503法規制訂的科學性本身存在疑問,因此盡管沒有污泥現在就造成傷害的證據,但不一定未來對公衆健康沒有威脅。

 

法庭認為,美國科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NAS)組成的專家組2003年已對503法規進行了環境安全評估并做出結論:“未見已記錄在案的證據能夠證實503法規未能保護公衆的健康”。這句話是目前有關503法規訴訟案中最常被引用的結論之一。既然克恩縣不能舉證公衆健康被傷害的事實,那麼法庭就無法支持其“污泥可能造成潛在危害”的說法。

 

這是環境訴訟遇到的最典型問題之一:潛在傷害無效,隻有事實傷害有效,而且事實傷害的舉證是受害者的責任,但這種責任又因舉證資格而難以完成。

 

 

 

3、舉證與證人資格問題

 

20061120日地方法院的裁定說:“克恩縣方面的證人之一Frantz的證言無法采信,因為作為克恩縣的一名農民,無法證實自己如何可能成為污泥效果方面的專家,其證言本質上并非基于他個人的知識,而更多是他的擔憂和相信。……盡管科學研究證實污泥有潛在風險,但由于缺少Frantz的證詞而沒有了基礎。……同樣,另一名證人Beck也無法解釋他作為專家的資格問題”。

 

原告洛杉矶市在證人方面則有着完全不同的超豪華陣容。他們邀請的專家是全美污泥土地利用方面的頂尖人物,加起來有着上千篇相關的學術論文和上百部學術專著。

 

不過,值得指出的是,這些專家(土壤學家Albert Page、土壤和水環境學家Charles Gerba、土壤和水環境學家Ian Pepper)事實上是503法規的制定者、受益者和維護者,美國環保署自七十年代始就花費大量資金資助污泥土地利用項目的研究,在503法規頒布之後更是成立了專門機構應對各種反對的聲音,該部門的一個基本做法就是資助大學和研究機構,為503法規“保駕護航”。

 

“受害人”要承擔受到實際傷害的舉證,但非從事專業活動的受害人本身不能作為合格證人,合格的從事專業活動且擁有知識的證人又由于其專業活動本身與提供不利證言存在利益沖突(被取消研究資助),這就是二十年來美國污泥傷害訴訟案中最典型的問題之一。

 

 

 

4、訴訟的實質内容與形式

 

環境訴訟辯論的核心本應是環境問題的存在與否,以及它對健康帶來的損害、風險與程度。但在實際案例中,這類實質性的内容隻占很小的篇幅,它們大多被資格、管轄權、援用判例等法律形式和技巧方面的較量所取代。

 

本訴訟案中,圍繞克恩縣是否越權行使了警察職能,判詞之長,推理之細密複雜,看了令人眼花缭亂,歎為觀止。

 

總體來說,克恩縣禁止污泥傾倒案給人的印象是,無論借助行政工具還是法律工具,在美國環境維權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背後有太多的利益和影響在起作用。

 

 

 

 

 

四、結語

 

加州克恩縣采取公民投票的形式發布禁令條例,阻止具有潛在污染威脅的洛杉矶污泥在本縣農場處置,是一起典型的集體維權事件。這次維權的結果,使克恩縣背上了沉重的經濟負擔。克恩縣到20084月為止已花費了20萬美元律師費,在後面的維權行動中還被要求預留362000美元來保衛條例。不難想象,一起環境方面的集體維權尚且如此,個人維權又當如何?

 

在本案中,克恩縣應該說是環境污染的“受害者”一方,但全部勝算要素(法律、資金、專家、證人、時間)幾乎都在“施害者”一側。

 

此案的真實焦點其實是503法規的合理性問題。這部美國環保曆史上最具争議性的法律,它的内容存在諸多不合理性,其出台的背景和内幕長期以來受到廣泛質疑。

 

個發人深省的問題來自圖萊裡高級法院的判詞:“克恩縣禁令一旦實施,對洛杉矶市将産生嚴重傷害。洛杉矶由于不能将這些人類和工業廢物播撒在克恩縣農場而産生的費用,可能遠比所意料中的蒼蠅、臭氣和地下水滲漏可能産生的危害要大”。當地報紙對此的評論是:看來洛杉矶的經濟利益要比克恩縣民衆的健康受到威脅更重要。要命的是克恩縣的民衆沒有權利避免這一潛在威脅最終變為現實。

 

環境維權困難、昂貴、漫漫無期且無效,這就難怪一般民衆的選擇隻有非理性的NIMBY主義了(Not in My Back Yard不要在我家後院,亦譯“鄰避效應”)。

(責任編輯:admin)
------分隔線----------------------------